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深圳之夏

深圳之夏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
  两年前8 月的一天,深圳的夏天非常热,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地翻看着电视节目。在家里,我一直养成了一个不
好的习惯,身上不愿多穿一件衣物,基本上只要能把最羞地方遮住即可了,那天我也只穿了一条短裤而已。这时,
楼上邻居一位我基本上可以称阿姨的妇女来敲我家的门,请我去她家帮忙换一个灯,由于大家同是一栋楼的邻居,
平时彼此也常打招呼,况且她也特别我家的小宝贝儿子,经常逗着玩,儿子也常喜滋滋地叫奶奶去奶奶来的,所以
我也就难以推托了。我这个邻家大妈也是经常一个人在家的人,她老公是一个经常在外跑的人,儿子也在国外读书,
所以更多的时候是一个独守空房,家里遇上灯坏这样的男人活,也只能求助于左邻右舍了。由于我们两家平时还算
不错的关系,所以经常找我帮忙的也就不奇怪了。
  去了她家,又是她一人在家,老公又出差了。我也管不着这么多了,径直做起正事来了,不一会儿功夫,灯修
好了,对此她挺感激,热情叫我快快洗手,到客厅坐下来吹吹空调,还端来水果,为我端茶倒水,甚似热情,对此,
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这时,大妈也一并坐下来与我聊天,唉呀,话夹子打开后,什么话都不介意了,既说到了
我那儿子是如何如何的可爱,也说到了她留学在外的儿子,甚至还说到了她老公的里里外外。随着聊天的进行,内
容更多的谈到了她的家庭生活,流露出她其实生活很不快乐,既有对儿子的思念,也有对老公的一些意见。同时,
也反过来赞扬我的家庭生活,和对我太太的羡慕。说到最后,她表情居然有些异常了,她那眼神竟直直地望着我,
让我心里产生某种不安,我有了不再继续聊下去的念头了,提出要下楼了,这时,她竟然伸出手拉住我,要我再多
陪她说说话,并有些强迫似的,把我按坐在沙发上,她与坐得更紧了,同时她的手就再也没有离开的身体,有些抚
摸似的,一会儿放在我臂上,一会儿放在我腿上,再后有些斜靠在我的身上了。
  说实在,那天的大妈的穿着也很随便,松松的便装和短裤挂在她那臃肿的身体上,或许是由于肥胖的缘故吧,
她的乳房明显要比常人的大许多,轮廓非常显眼。在我稀里糊涂的时候,我也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紧紧地将她整
个身体靠在了我的身上,双手压在我大腿内侧,那双大乳紧紧抵住我赤裸的上身,软绵绵的感觉,眼神更加暧昧盯
着我,从她的眼神和脸色来看,她已经明显地进入了发情的状态中了。这时,我更加矛盾了,一方面是楼上下的邻
居,别一方面我有比她年轻漂亮得多的爱妻,以她五十多岁的年龄和肥胖臃肿的身体,我想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有我
太太更有吸引力了,理智告诉我,我不能与她有进一步的作为,应该马上离开她家。就在这时,她的动作越来越大
了,她已经在不停的抚摸我的小弟弟了,我那不争气的小弟弟也居然被她搞得如旗杆一样直指苍天,怒发冲冠,这
时,我的小弟弟已完全被她控制了,她已经完全把它掏出来了,暴露在她的面前,她说她好喜欢,差不多是她老公
的两倍那么大呀(对此,我也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不过,我的小弟弟确实有些与众不同,要比常人大许多,我太
太曾经真拿尺来量过,居然真有18cm/6cm,但还是黑人的20 cm /7 cm 小了许多)。这时,不容我抵抗,她张口把
我的大鸡全部含在了她的嘴里,让我一直希望我太太为我这样做而未如愿的事得以实现,那时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以前只是在书上看过说口交是如何如何的刺激,但当真的实现时,原来确实非凡呀,远比插入阴道的感觉好。她用
她那三寸金舌不停地与我龟头磨擦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传递到我的大鸡鸡上,让我兴奋无比。如果说刚才还算
理智的我还有些觉得不该的话,现在我根本没有要结束的想法,反过来我更加积极主动地做了。我顺势站了起来,
脱掉了我本就不够紧凑的一条外短裤和内裤,完全赤裸地站在她的面前,猛然地抽插着她的口腔,同时她也不停宽
衣解带,一会功夫,她那既胖又白的身体也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天啦,她那双丰乳实在是太大了,应该有我太太
的2 倍那么大吧,以她这把年纪,居然双乳还能直直的挺起来,两只大乳头粗而长,我双手捏压起来很有弹性,非
常刺激。在我玩她双乳兴趣正浓时,她的一只手牵引着我的右手到了她的山洞口,往她阴部一摸,她的下面一片汪
洋,就连沙发上也是粘粘糊糊的一大片,同时,我顺势又向她的阴道伸进一个指头,虽然爱液不少,但她的走道还
是比较狭小,进去后仍然比较紧张。这时,我的大鸡在她的嘴里疯狂地进进出出,我的手也没闲着,猛烈地在她的
阴道里抠挖着,一会儿深,一会儿浅,一会儿捏弄她的阴蒂,一会儿又直捣黄龙,撞击着它的双壁。
  在她上下受攻的情况下,她明显有些抵挡不住了,嘴里发出一些完全听不明白的声音,而她的整个身体完全瘫
倒在沙发上,双腿上跷,阴户大开,急切地等待着大鸡对它的访问。突然她一口丢掉我的大鸡,抓住它直往那洞口
塞,当然我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一个鱼跃直捣洞底,她一声大叫,直喊爽透了。她双手自行向上拉住自己的双
腿,屁股及阴道口直直对准的大鸡鸡,配合着我往深处插,我也控制着节奏,时快时慢地抽插着她的阴道,而我的
双手当然不会闲着,下面在抽插时,双手依然舍不得离开她双峰,紧紧抓住不放,时而猛扯本就够长够大的乳房,
时而捏住她的乳头搓搓,时而低头含住她的乳头猛吸,让她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叫喊声!大约持续了近40分
钟后,我的大鸡鸡被她那阴穴紧紧地抓住着,我也有些挺不住了,这时,我也顾不了她还受得了否,把她的屁股高
高地提起来,我站立着直直地由上往下猛插,而她的头却顶着沙发垫上,抽插频率、力度、深度明显都要比之前更
猛烈,而她的阴道也要比刚才更紧地夹着我的鸡鸡,几十个来回下来,我实在控制不了了,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
里,精液喷射而出,将她的整个阴道灌得满满的。同时,阴道与鸡鸡的磨擦声、我开闸时泻洪声、她浪荡的呻吟声、
我喷射时的咆哮声,交错回荡在客厅里。一场大战结束,她已完全瘫倒在沙发上了,动弹不得,但嘴里依然还没停
止那淫荡的呻吟声;而我也象受了伤的羔羊,斜靠在沙发的另一头,不想再动弹一下。彼此大约僵持了约半小时,
女人特有的温柔表现出来了,她起来开始打扫战场:首先用湿毛巾为我擦了身子,还扶我到她与她老公的大皮床上
平躺下来,同时还不忘再次亲吻并舔了我的半软不硬的鸡鸡。一会儿功夫,她再次为我端来了牛奶、各种进口水果
等,并紧紧靠在我的身旁,一点一点的亲手喂给我吃下,并很感激地说,辛苦我了,让我补补身子。我们吃完东西
后,她再次睡在我的身边,紧紧搂住我,抚摸我,有如象一位母亲爱抚自己儿子似的,让我倍感温暖!
  我们相拥搂抱在一起,一会儿我如趟在妈妈怀抱中一样熟睡过去了。约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吧,朦胧中,我感
觉有人在玩弄的鸡鸡,睁开眼一看,当然不会是其他人了,依然是她在腑在我的跨下舔我的鸡鸡以及整个阴部甚至
肛门,我那淘气的肉棍也不知是刚才没被累够或是刚才她补充的营养起了作用,反正又重振雄风,直直地对着她了!
只听她说了一句:我的宝贝,您真的太棒了,我们继续吧!还没等我有所反应,她已顺势爬上了我平躺着的身体,
面对着我对着鸡鸡用坐姿插了进去,这次,我感觉好像与刚才插她的阴道感觉有所不同,那洞更紧更深了,我仔细
打量了一下,发现这次插进的是她的肛门了,于是马上说,搞错位置了,搞到您屁眼了,她不但不感异外,居然淫
笑着说,您不喜欢吗?我终于明白,这是她有意的安排!她在我的身子上面不停地上下抽动着,自己用双手抚摸着
鼓涨的双峰,微闭着双眼,嘴里哼哼呵呵地低声叫唤着,非常享受!她那双硕大的双乳随着她上下的抽动,也不停
地在空中抛来抛去的,让我担心会不会被摔掉下来呀!我睁大眼睛看着她幸福的样子,感观上看起来也很感动我,
于是我的双手本能地伸向了她的阴户,用手开始捣弄她的阴道,可能是由于她坐在我身上抽插的缘故吧,我的手有
时跟不上节奏,插进去的两个指头总是被丢出来,让她感觉不是太刺激。于是,她顺手从她的床头柜里拿出来一个
假的大阳具,大小与我的差不多,但上面居然还有一些凹凸的纹路。
  说实在,我以前在网上也看过一些假阳具的图片,但真正的第一次面对这东西,还真的有些新鲜感,所以我索
性夺过来,仔细看了看,原来摸起来还是挺假的,无法与真正的鸡鸡相比拟,而且从心理上讲,总感觉这只是一个
玩具而已,而不应该作为一个性交替代品,特别是象我这样的鸡鸡又还比较大,性欲也特别强的男人,当着我的面
使用这东西来性交,总感觉是否对我的性交能力的一种否定,有一种受侮辱的感觉!但反过来又一想,既然是性爱
游戏,况且我的鸡鸡也没闲着,毕竟还在操她的屁眼,她喜欢前后同时被插的感觉,那我也就应该成全她了,所以
我也就毫不犹豫地猛向她的阴户插去,由于之前我从未用过这东西,也没有经验,以为也象我插她时一样,对着洞
口用力往底插去,唉呀,这下可能是捣到她的底部了,只听她一声惨叫,说好痛呀,同时我自己也定睛一看,整个
假阳具已完全被我塞进去了,人家能不叫痛嘛!而且我自己插在她屁眼里的鸡鸡也感觉到了来自前方的一个异物的
冲撞了,我才醒悟过来原来是使用不当,搞到人家的深深处了,我马上调整了用力的大小和进入的深度,不停地抽
插着,并尽可能地与她上下抽动的节奏保持协调,这样我们双方的配合抽插,不一会儿功夫就把她带进了高潮的境
界!
  她不停地呻吟叫唤着,她那阴道如岩石缝隙的清泉一样,也不停地流淌着她的淫液,滴在我小肚子上,把我的
整个小肚皮都搞得湿漉漉的。我们进行了近一个小时时,她的第二次高潮看样子又快来了,我自己也被她的屁眼紧
紧地夹着抽动得有些挺不住了,也想射了!我不由自已地叫喊起来了,叫她快一点,再快一点抽插吧,同时我也加
快了对她阴户的进攻速度及深度,一番番地向她的最底部发起猛烈的进攻,这时也不知是太痛了,还是太兴奋了,
总之她的叫唤声也疯狂地释放出来了,双手也把持不住了她的双峰,任其自然地在空中舞动,我看着她抛在半空中
的双乳,白白的球体,红润的乳头,真的让人为此陶醉呀!在我猛烈地喷身结束后,她也算是被搞得筋疲力尽了,
我就连那假阳具也未来得及扒出来,她就突然瘫倒在床上,喘着粗气,口里喃喃自语地说着我听不懂,也不想去听
懂的什么话。
  快到下午五点钟了,我们持续了近5 个小时的性爱运动也该告一段落了,于是我说一会儿我家人快回来了,我
必须得下楼去了,她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勉强同意,因此,我们俩双双起床到处找衣服穿。在我穿戴整齐准备下楼
回家时,她拥上前来,紧紧搂住我热吻,手还是忘记不了她最喜欢的东西——依然再次去紧紧地握住我又已勃起的
鸡鸡与它告别,突然她跪在我的面前,含住我的大鸡鸡再次猛烈地吸吮起来,她的双手象蛇一样在我身上到处游离
着,捏弄着我的乳头和阴囊等处,不知是回家心切、或是刺激过度、或是她的口技实在太高,这次我居然破纪录的
至多20分钟就挺不住了,我紧紧搂住她的头,几乎将整个鸡鸡深深地插入她的口腔,一泻千里,射到了她嘴里,她
非常享受地全部吞下去了,并且还不忘把我整个阴部再次舔得干干净净的,担心回家被我太太发现蛛丝蚂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