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公爹的救赎第1

公爹的救赎第1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字数:10942  


苍天若是睁眼,请把青山带回到我的身边,既然天无信,就让我终老在彩云之南。

  公爹过世时,我歇斯底里的呐喊,在大理古城中,本就没有春夏秋冬,每一天似乎都是同一天,同一天的思念,同一天的痛不欲生,日复一日。我在满屋的烟雾中思索:如果没有公爹给予我的与激情,可能我这一辈子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或者是人旧夫的贱女人,公爹给了我人生的阳光,与对未来的向往,为什么要在我刚找回自己,开始热爱生活的时候,他却永远的离我而去,我恨这些回忆。

  在云南的一次意外,公爹为了救我,让自己永远埋在了彩云之南,我们的世外桃源。

  我不是个好女人,这与我的家庭有关,父亲在我小的时候抛弃了我与母亲,娶了他的秘书,从此我便从童话般的世界里堕入了无尽的黑暗中。那时我生活在镇委大院,父亲是镇上的领导班子成员之一,母亲在镇财政所,家庭幸福。同院的还有镇长马青山,我父亲的顶头上司,也是我一生最爱的男人。

  85年,我刚十岁,有一天我刚放学回到家,在门外听到父母吵架的声音,也就是那一次,父母的婚姻彻底走到了尽头,父亲娶了他的秘书,狠心的抛下我们,远走高飞。他的秘书真是一个妖精般的女人,当时我愤恨,都有过杀人的冲动,但没料到,多年后的我,也变成了一个妖精般的女人,并做出了让世人更为不齿的事情:与自己的公公成了夫妻。

  父母离婚后,我们过的很苦,家里没有男人的帮衬,让我们在镇委大院里很难抬头,年轻的母亲长得温文尔雅,周围的很多男人开始无休止的纠缠,可我们无力反抗,只能不停的躲避着。这时,我未来的公公、爱人马青山像一座大山,为我们娘俩遮住了外面的狂风暴雨,给了我一个相对降的成长环境。我记得,他对我母亲说过一句话:「周(母亲的名字叫周红),你就安心在大院住着,有我马青山一天,谁也不能欺负你们娘俩!」

  那时公公还不到30岁,已经是我们的一镇父母官,他是从前线回来的,是中国最早特战军官,后来我才知道,公公家里祖传「翻子拳」,家里从晚清到民国,一直都是武林有名的世家,这也是镇上人民爱戴他的原因之一。

  虽然有了公公的支持,但当时年景不好,母亲一个人要担起家庭的重担,所以过得并不如意,我只有努力学习,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功夫不负有心人,92年我考入了本省的师范院校,学费也是由于公公的帮衬,才能使我顺利毕业。
  95年,我毕业了,同年参加工作,成了本镇的一名小学老师,像所有的知识青年一样,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与幻想。也是在同一年,我幸福的结婚了,丈夫是马青山的儿子马强。嫁给马强的时候,我一半出于报恩的心思,还有就是我天真幻想:马强肯定也是公公那样顶天立地的汉子。可不幸的是,在我刚嫁过来没几天,婆婆因为突发心脏病,离开了我们,我一下被大家说成扫把星。丈夫马强也迁怒于我,说我给他的家庭带来了伤痛,我很生气,这才刚结婚,他就这样对我,就跟他吵了起来,同时也把自己气哭了。后来公公知道后,把丈夫叫到身边,让他给我道歉,但丈夫死活不同意,公公一怒之下,伸手一巴掌,竟然将丈夫打倒在地,马强艰难起身,当晚愤恨的离家出走。

  之前我从没见过公公打人,这也是他退伍后,第一次打人,打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并且是为了我,他的儿媳妇打的。

  马强的态度让我觉得委屈,新婚的喜悦也随之荡然无存。当晚我没有吃饭,感到绝望,对未来的理想一下破灭了,但对公公更加敬重了,那时还没有爱,只是敬重而已。

  大约晚七点的时候,我偷偷跑回娘家,因为是月底,母亲加班还没回来,我感觉身心具备,就独自回到自己的卧室,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十点多了,起来倒水的时候,听到母亲的房间里有男人说话声音,当下吃惊不小。在当时封建的社会环境中,这是不可思议的,当下我不敢声张,悄悄趴在母亲的房门上偷听起来。

  「周姐,小芳(我随母亲姓,叫周慧芳)都嫁人了,家里又没别的人,开灯你怕什么」就这一句话,我已经听出是谁,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他是我们的邻居,也是母亲工作中的领导,镇财政所所长乔富贵。

  其实说起来,乔富贵也算是我家的恩人,这些年除了公公之外,就是他对我家帮衬的最多,在工作上对母亲也好,过年过节的福利,总是多给我家一份,但他怎么会跑到母亲房里呢莫非他对我家的帮助,也是早?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つ保?br>
  「富贵,别开灯,我觉得这样已经天理不容了,你再开灯,我就更没法活了。」母亲小声的说道。

  当年母亲才43岁,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永远是这样温言细语,尤其是在父母离婚后,上班和照顾我就成了她生活的全部,这就奇怪了,她是什么时候和乔富贵走到了一起的呢再说乔富贵根本就配上母亲,母亲虽然已经40多岁,但身材保养的很好,尤其胸前的乳房,与我一起洗澡的时候,我都很羡慕的她的身材,经常开玩笑说:我什么时候能长成你这样的。母亲害羞的告诉我:等你有了孩子,也会变大,我现在的身材,可有你的功劳呢!在当时国内普遍比较保守的环境中,母亲经常穿着一条过小腿肚子的黑连衣裙,洁白的小腿和精致的脚儿总能在大院里、街道上吸引男人的目光,很多邻居都感叹:小芳他爸当年真是瞎了眼,你们看小芳她妈都40多了,还这么漂亮,当年他爸肯定是中了狐狸精的迷魂术。
  乔富贵就是典型暴发户打扮,我记得他好像比我母亲还小两岁,与公公同年,五短身材,黝黑的皮肤,挺着腐败的肚子,同样是镇上的领导人,公公的身材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壮硕,如同一棵挺拔的白杨树,而乔富贵就是一只肥猪,真不知道母亲怎么会看上他。

  「我的好周姐,让俺好好看一回你的子吧,一会儿我给你补偿,好好伺候你!」乔富贵着急的说道。

  「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没摸过,你媳妇的也不小,要看你回家看她的去。」
  「这不一样,自从第一回跟你上床到现在,我还没仔细看过你的身子呢,再说了,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还好意思说出来,要不是你趁我喝醉,糟践了我的身子,我哪能和现在一样,天天都担心有人会知道:我跟有妇之夫睡过。你个王八蛋,坏了我的名节!」原来母亲是被乔富贵糟蹋了,我顿时气血上头,一心想破门而入,把乔富贵送到派出所,但随后他与母亲的对话,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别说的这么绝情,下午是谁给我打电话,让我晚上过来的,还说要把身子彻彻底底的让我玩个痛快,你怎么说变就变。」

  「我就是说变就变,你再说我不让你摸了,要不是那天人家被你连着搞丢了三次,我现在也不会总想这种事儿。本来我这十几年已经习惯了没有男人在身边,自从你把我的身子糟践了,我就克制不住了,上班都没心情,总想着你下面这根坏东西,你说它怎么就这么坏呢,让我天天想着。」母亲竟然是主动约的乔富贵,怎么会这样呢

  「既然你觉得空虚,咱就大大方方的玩,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要是你现在不彻底放开,那多没意思,你这么好的身子,还能有几年的好光景,别等你我都老了,就是想玩也没有了力气。」

  「啥意思,你是嫌弃我老了吗那你以后别来,去找你媳妇!」

  「你是啥耳朵,我媳妇可没有你这么好、这么白的身子,现在的你,就像一个熟透的桃子,我恨不得一口把你吃下去。」

  「你也就是嘴上说的好听,哎吆,别用手掐了,奶头都让你捏疼了。」
  「好周姐,你就让我开灯吧,反正家里没人,一会儿我肯定让你飞上天!」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要不想来,就走!」母亲在扞卫她最后的尊严。
  「行,周红,我这就走,你就给我装吧,我回家,至少还有媳妇儿可日,你就一个人自摸吧。」乔富贵可能觉得已经吃定了母亲,竟然耍起性子来。

  我在心里默默乞求:妈妈不要出声,让他赶快滚出咱们家,但随之而来,母亲的话语就打破了我的幻想:「富贵,你别走,你把我剥光了晾在这儿,我的心里已经不上不下的,你不要这么狠心。」想不到母亲竟然说出如此没有尊严的话。
  「是你让我走的,你要想让我留下,就得彻底听我的,把灯打开。」

  「啪」的一声,母亲真的打开了床头昏暗的红色台灯,一到淫靡的光线从门缝里射出来。

  「你个王八蛋,我把身子都给你了,你就不能让着我点,你真会欺负人…」母亲委屈的话语,在富贵听来像是冲锋号,催促他发起疯狂的进攻。

  「红,我的红姐,我的心肝大宝贝儿,我怎么能欺负你呢,我就是想看清楚你白嫩的身子,我这就给你舒服舒服。」

  说完,屋里传出母亲的惊呼声,像是很兴奋。

  「富贵,你别舔那里啊,我尿尿的地方,不卫生!」

  「周姐,你的穴儿可不脏,我媳妇的穴儿早就黑的如同一个烂柿子,你的像紫玫瑰,一看就知道没弄过多少回,你都不知道,你下面的两片皮皮有多好看,我给你好好舔舔,你说说,自打你老公离家后,你还和别人弄过吗」

  「你别问了,要弄就快弄。」母亲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咋又不听话了,说不说,说不说!」富贵恨恨的问道。

  「哎吆,我的好富贵,我的好弟弟,你别咬姐的小豆豆,那是姐姐最娇嫩的地方,怎么能用咬的,我说,你问什么我都说,不要咬了。」母亲的声音,明显带有哭泣的成分。

  「嘿嘿,你再不说,我舔你一晚上,让你下面水流干也不了,快说,我想听。」富贵说完,屋里又传出如同狗喝水的声音。

  「你就会欺负我,要是我找过别人,我的下面能有这么多水吗,你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些年,我自己一个人,尽量不去想这些事儿,哪还会找别人!自从遇到你,我的下面的火让你彻底勾起来了,你还不相信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你要不信我,以后就别来入我下面,我下面的水,一滴也没有你的份儿。」母亲委屈的说道。

  「我都给你吃穴儿了,你还看不出我对你的心吗,告诉你,我连我媳妇的穴儿都没吃过,也就是你,这迷人的穴儿,我给你吃烂它,让你没良心,让你说我!」
  「哎吆,富贵我的好弟弟,姐不敢说你了,姐知道你疼爱姐,我下面有那么好吗,你怎么吃起来没够呢,呵呵,好富贵,姐也爱你,要是你当我男人多好,我把穴儿天天洗的干干净净,随你吃!我的老脸也豁出去了,今天我要是浪了,你不能笑话我,要不我活不了。」

  还是我的母亲吗,还是那个身世可怜的女人吗我和马强的时候,还没有他们这样的放纵,每次都是我躺好,马强用手指给我下面揉几下,就插入进去,之后大多再亲亲我的乳房,可从母亲和乔富贵的对话中,我似乎了解到了做爱的另一番天地。

  「啊,富贵,你要干死姐吗,你轻点进,我下面可不比你媳妇儿那个让你入了二十几年的烂逼,轻点,啊,富贵,姐让你轻点,你听姐一句话行吗」

  他们已经步入了正题,好像乔富贵直接将鸡巴插进了母亲的穴里。

  「行了,你都40多岁的老逼了,还装什么处女,我要是轻了,能干的你舒服吗不过红姐,你的老逼还真紧,水又多,比起小姑娘的小逼都不输给她们,插死你,插死你,插死你这个装B的老骚货。」

  「王八蛋,你刚才上赶着吃人家的穴肉,现在又骂我是老逼,哎吆,好舒服,富贵,姐的穴儿到底美不美,你爱不爱,疼不疼它」

  「美,你的穴儿不是老逼,是新逼,我爱它,我以后要天天插它,把它插成老逼、骚逼、贱逼。」

  「哎吆,哎吆,讨厌你,富贵,快把舌头插进姐的嘴里,姐要到了。」
  接着房里传出两人呜呜咽咽接吻的声音,还是木头床吱吱嘎嘎的声音,并且频率越来越快,比我和马强做爱的频率都快,我听着乔富贵骂着母亲,下面竟然不争气的湿了。

  「富贵,富贵,富贵,富贵,富贵,我要死了,啊,姐要丢了,姐丢了……」母亲接连喊了五声「富贵」的名字,同时屋里也传出五声木床吱吱嘎嘎的声音,节奏相同,紧接着母亲与乔富贵一起叫了一声,声音戛然而止。

  几分钟后!

  「臭富贵,都射姐肚皮上了,真讨厌。」母亲满足的对乔富贵发着嗲。
  「这可是好东西,高蛋白,我给你涂在奶子上,能让你的奶子更大,嘿嘿。」
  「别闹了,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你去厕所把卫生纸拿过来,给姐姐擦擦行吗,姐已经让你干瘫了。」

  我听到这儿,赶紧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卧室,把门轻轻拴住,下面难受的要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因为是星期天,所以我没定闹钟,美美的睡了一个懒觉。

  随便吃了口东西,不知在什么的驱使下,我竟然走进了母亲的房间。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床已经收拾过了,不过床单有一片干涸的白色污渍,格外显眼。
  我知道母亲有写日记的习惯,并且我也有家里所有的钥匙,当打开母亲床头柜的时候,竟然没有找到那本日记。

  我又到客厅以及房间的各个角落搜索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只好又一次走进了母亲的房间,这时,我看到床下面,放置旧衣物的木柜竟然是打开着的。
  在兴奋的期盼中,我终于找了母亲的日记。

  6月20日,晴。

  今天是小芳出嫁的日子,看着女儿有了自己的归宿,我心里竟然平添了一丝酸楚,我告诉自己:周红,以后你要独自面对生活了。

  7月2日,多云。

  小芳打电话过来,说明天要去上班了,我问她结婚感觉怎么样,她告诉我,又累又幸福。我知道她说的「累」是什么意思,毕竟我也年轻过,真的希望她永远幸福,早日生儿育女,我也做好了当外婆的准备。

  7月5日,晴。

  今天晚上乔所长来给我送水果,财政所里发的福利,当时我穿着拖鞋、睡衣,看着乔富贵的眼神,我知道他动了歪心思,以前我也发现过,心里都特别讨厌,特别是乔富贵那种侵略性的目光,但今天我竟然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期待,期待发生点什么,但又感到害怕。

  7月6日,晴。

  乔所长打电话告诉我:把镇上今年的上半年资金计划打印出来交给我送过来。我在去之前竟然神使鬼差的去厕所照了一下镜子,发现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很明显了,想到我从33岁守寡到43岁,心里真的很委屈。

  我把表格交到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他让我给他解释一下,我只得给他讲起来,但不知道他是有意抑或是无意中,竟然用手摸了我的屁股一把,我的心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中,再也不能平静。

  7月8日,小雨。

  今天下班时下雨了,我还忘了带伞。老乔把车停到我的面前,让我跟他一起回家,我没多想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老乔在路上说了一个段子:说有个寡妇与儿子相依为命,被一帮强盗抓到了山上,成了压寨妇人,从此与儿子失散。刚开始寡妇在山上寻死觅活的,但强盗头子的床上功夫很好,不久就与寡妇产生了感情。后来寡妇的儿子长大后,成了将军,领命来剿灭山上的强盗,见强盗头子的压寨夫人长得好看,就起了恻隐之心,将她带入家中,成了自己的妾侍,一次偶然的机会,寡妇认出了自己的儿子,但将军并不知情,寡妇也不敢把实情公布于众,继续以妻子的身份,用自己的身子伺候自己的儿子,竟然又生了一胎,第二个儿子长大后,成了文状元,她的两个儿子,一文一武,文武双状元。

  老乔讲完,我心里感觉毛毛躁躁的,这种事情太了,不觉我已经面红耳赤。老乔偷偷把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隔着我的长裙,摩挲我丰满的双腿。我渴望,但我不敢,只好出声阻止,老乔见我没有实际的反抗,得寸进尺,用短短的手指,把我的裙子掀开,我感觉我的心都在燃烧,他也太大胆了,我不知道他这样继续下去,我下面会不会把车座位弄湿,那就太丢人了,好在离家不远,下车后我赶紧逃回来,下面痒的厉害,难道我真是一个贱女人

  7月10日,晴。

  今天我失身了,我明明可以阻止的,但我竟然任由乔富贵将我搞丢了三次,但我不后悔,我应该为自己活一回了。

  下午同事小张家办喜事,我和所里的同事坐在一张桌子上,大家好久没聚会了,就借此喝了很多酒。在与前夫离婚后,我有十年没有这样放纵了。所里的同事没见过我喝酒,他们看我今天与往常不同,很好奇,都说我喝酒后,脸蛋显得很年轻,很漂亮,我很开心,虽然我已经43岁,可哪个女人不喜欢别的男人的称赞呢。

  喝到后来,胃里很难受,可能是因为多年不喝酒的缘故,我只好假装不胜酒力,逃避他们敬过来的酒,乔富贵开始替我挡酒,就在这一刻,我觉得有个男人在身边真好,即便是乔富贵这样的,我也愿意。

  一直喝到晚上8点多,我才被乔富贵扶上车,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走回家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给了乔富贵这个机会,也许骨子里我就盼望这个男人来占有我。
  到家后,我依然装作人事不知,但我清楚的知道,乔富贵将我抱进卧室,给我脱掉了鞋子,他还把我的脚捧在手里,用鼻子闻了闻,嘿嘿直笑。

  乔富贵用手拍了拍我的小腿,说道:「周姐,你好点了吗,要不要喝杯水。」
  我没有回答,既然要装醉,就装个彻底吧。

  乔富贵见我没有回应,就大起胆子,伸手在我的腿上摸了起来,我感觉好难受,尤其当他的手指掠过我的内裤,在我的穴儿上轻轻按揉的时候,我下面像是被火点着了,我又不能出声,只好假装顺其自然的把腿稍稍叉开,希望他可以更进一步。

  没料到,乔富贵竟然放弃了我湿漉漉的穴儿,趴到我身上,用舌头敲开了我的嘴唇,我顿觉一股浓重的酒气和男人味往我的脑子里袭来,我不用丝毫力气,却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舌头,在我嘴里肆意搅动,我的口水顺着腮边流到了脖子上。
  几分钟后,我已经喜欢上了乔富贵的舌头,我还用舌头轻轻点了几下他的舌头,每次乔富贵发觉我这种反应,他还以为我这是自然的身体需求,他就更兴奋的使劲把我的舌头往他嘴里吸,我不经意间,开始呻吟起来。

 ⊥在这时,乔富贵把我的上衣解开,我的乳房在他的摆弄下,整个跳出了胸罩,说实话,我的乳房真的很大,女儿长大后,经常羡慕的看我的乳房。洗澡的时候,我能清楚的看到自己乳房里青色的血管,还红色的毛细血管,可此刻我引以为傲的乳房,在乔富贵黑黑的手里,被肆意的玩弄着,他还伸出两根手指,分别用两只手揪住我的乳头,往上提,我感觉整个人的心都被他提起来了,我可爱的乳房,正在饱受着他无情的折磨,而我似乎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周姐,你的奶子真他娘的正点,让我吃两口行不,你要是同意,就别说话,要是不同意,你就说不同意,吆喝,你真同意了,好周姐,我早就吃你的奶子了,今天可得吃个够本。」

  乔富贵知道我不会回应,还故意说这种话给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听,我只能尽量装作睡熟的样子,但我知道,我的身体反应会出卖我,我该怎么办

  果然,他张开血盆大口,竟然将我三分之一的乳房纳入口中,我都能感觉我的乳头已经顶到了他的嗓子眼,我终于不争气的发出了一声:「嗯。」

  虽然微小,但乔富贵听到了,他立马站到床头边上,整理自己的衣服,几秒钟后,发现我依旧没有反应,这才又扑到我的乳房上,用舌尖不停刺激着的我乳头。最开始,他用自己的舌尖,来回拨弄我的乳头,我感觉自己的乳头很快让他刺激的变硬了,直挺挺的矗立了空气中。

  「周姐,你的奶头怎么跟小姑娘是的,还能自己立起来,看来我捡到宝贝了,我再给你好好舔舔,你可别再叫了,再叫我也不管了,今天必须日了你。」
  接着,他用舌尖轻轻围着我的乳头转圈,可就是不碰到我的乳头,只是沿着我的乳晕,不停的画着。这种感觉让我感到心里很空,越是渴望他来触碰我的乳头,可就是得不到满足,我只好假装轻轻侧身,终于,终于,他又一次用嘴吸住了我的乳头,像女儿小时候吸奶一样,一嘬一嘬的,我的乳房就在他的吸奶的动作中,不停的升起,落下。

  大约两分钟后,这个王八蛋突然用自己的舌尖,将我乳头顶回我的乳肚中,我一下没有控制好情绪,失声叫出:「啊。」

  这次乔富贵果然没有逃跑,只是一动不动的停顿了几秒钟,又一次用舌头顶住我的乳尖,用力顶回我的乳肚,我还是没有控制住,又「啊」的叫了一声。
  乔富贵在我的叫声中得到了快感,他第三次将我的奶头顶回乳肚,其实我并没有感觉像前两次那么刺激,只是轻轻的哼了一下,乔富贵对没有听到我叫声似乎并不满足,第四次加大了力度,用力把舌尖往我乳头上一戳,我感觉我的心一下都被他戳碎了,又失声叫了出来。

  接下来,乔富贵如同狂风骤雨般,用他的舌头,在我的乳头上狠狠的戳了几十下,我也跟着叫了几十声,但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睁眼。

  「周姐,醒了就说句话吧,我就不信,你还能睡到着。」

  我不敢出声,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乔富贵将我的屁股抱起来,解掉我的腰带,连同内裤一起,我的下身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他面前,幸亏没有开灯,但窗外微弱的灯光,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直勾勾的眼神,如同一只狼,而我就像一只被剥皮的白羊,并且是不能动,不能叫的白羊。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乔富贵竟然拿来我的丝巾,蒙在我的眼睛上,将我的上身扶起,靠在他的胸前,我们都半躺在床上,他的鸡巴顶在我的屁股沟里,而他的两只脚分别勾住我的两条腿,尽力往两边打开,我的穴儿已经完全的被掀开,我能感觉里面的水正顺着我的大腿根,慢慢的,慢慢的,往床单上滑落。

  突然,乔富贵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道:「周姐,我用手摸摸你的穴儿,你同意吗同意就轻轻的嗯一下,要是不同意,就当我没说。」

  我肯定不能出声,就算他知道我醒了,我也不能承认。但接下来,我还是暴露了。乔富贵没听到我的声音,就坏坏的用左手继续揉捏我的乳房,而右手反复在我的大腿内侧用手指轮流敲击,力度不大,但感觉痒的的厉害,每次到了我的外阴位置,又一次将手移开,我的心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开始渴望他手指的插入,而我的穴水,正在顺着我的大腿内侧不停的,一滴,又一滴的滑下。

  「嗯」,我终于支持不住,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乔富贵像是没有听见,继续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敲击,我又「嗯」了一声,他竟然将双手都拿开了,只是轻轻的抱着我,问道「周姐,刚才是你故意让我摸你的穴儿吗要是你真想让我日,就再嗯一声。」

  我没有办法了,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失控:「嗯。」

  我需要他的插入,插入我湿淋淋的肉洞中,我是个女人,守寡十年的女人,我的空虚,我的寂寞,我的需求已经被点燃了,我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是乔富贵还是无动于衷,在我耳边吹了口气道:「我怕我误会,你要是真同意,就连着嗯三声,我就给你好好摸摸。」

  「嗯,嗯,嗯!」我已经无可救药。

  「好周姐,你的心我懂了。」乔富贵说完,双手贴着我的白嫩的身子,滑倒了我的穴边,右手的中指,在我的阴蒂上来回摩擦,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下面好空虚,好空虚,我几乎不能自控的叫出声来。

  「滋」的一声,乔富贵便把他的中指,在我期盼已久的情况下,插入了我早已洪水泛滥的穴儿里,紧接着就是疯狂的抽插,这种反差太大了,一下把我的心理防线彻底打破,在他用手插了我十几下后,我浑身一抖,穴儿对还在我肉洞中的手指紧了几下,便到了高潮。

  乔富贵很有经验,他知道我刚才丢身子了,好像很开心:「周姐,你也太容易满足了,不过你这样我很兴奋,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我再玩玩你的嫩穴儿。」
  我感觉身体的欲望像是被打开了,几分钟后,我的下体又一次灼热起来,而乔富贵此时已经脱光了衣服,这一次他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诤竺姹ё盼遥炊盐冶У酱惭氐奈恢茫斡晌疑仙硖稍诖采希礁鋈榉坷椿氐幕味牛热幢凰乖诹思绨蛏希业难ǘ胨耐分挥惺咐迕椎木嗬耄腋芯跽鋈嗽谇歉还笱壑幸丫挥辛艘凰恳缓恋拿孛堋?br>
  「周姐,你要是同意我现在继续玩你的水穴儿,你就连着嗯五声,要不我还是怕误会。」他又开始折磨我了。

  「嗯,嗯,嗯,嗯,嗯!」无所谓了,我已经被他玩丢过一次,不在乎第二次了。

  「好周姐,这次可能会刺激一点,我用两根手指,你要是控制不淄叫吧,反正我已经知道你醒了,你就别在装了。」

  两根手指,已经快赶上成年人正常的鸡巴粗细,只是没有那么长而已,而我空虚了十年的穴儿,面对乔富贵的两根手指,彻底败下阵来。

  一开始,他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将我的小阴唇翻到两边,而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我的穴口不停的蠕动着,并不进入我空旷的穴儿,只是蘸着刚才我身体里流出的穴水,最后是整个手掌,全都沾满了,我能感觉到。再之后,他突然用嘴唇亲吻我的白腻腻,嫩滑滑的大腿,而且是连着亲,之后用舌头在我的大腿内侧画着十字,就在我感觉浑身无力的同时,他蘸满了淫水的手指,突然没入我的穴中,我不由得叫出了声,并且是清楚的喊了两个字:「好痛。」

  乔富贵一定是听到了,他一边在我的肉洞中快速的抽插着手指,一边问道:「周姐,你刚才说的啥,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才不上当,我咬牙坚持着不出声,手指用力抓着身下的床单,任由他反复的抽插着我的娇嫩的花蕊。

  乔富贵,看我没反应,突然开始用另一只手揉起了我的阴蒂,那种大力的揉捏,我双腿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了,这一次我也没有坚持多长时间,感觉一股热流从下体喷洒出来,随着一声长叹,我又一次被玩丢了。

  乔富贵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减慢了手指抽插的速度,很慢很慢,轻轻柔柔,另一只手只用拇指,在我的阴蒂上敲打着,也很轻,可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眼泪不争气的留了出来。

  富贵听到了我的哭泣声,抽出了我穴中的手指,将我重新抱回床的中间,打开蒙在我眼睛上的丝巾,问道:「周姐,咋了,是弄痛你了吗」

  我钻到他怀里,摇头不说话。

  「到底咋了,你说句话吧,要不我这就走,你别生气了。」

  「不是,我是不是一个贱女人你只用手指就将我弄丢了两次,我觉得自己很下贱。」

  「红,别哭了,我怎么会觉得你贱呢,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可是我有家庭,不敢表露出来,你容易达到高潮,说明你这个人容易动情,放心,今天晚上,我不会再碰你了,以后我还会继续对你好。」

  男人的怀抱真的很温暖,我感觉自己真的好疲惫。

  「富贵,我今天让你用下面再入一次,不过你要永远保密,以后我们再也不能发生这种关系了,我是个离婚的寡妇,你有家有事业,出事儿对你不好。」
  「不行,以后我还得继续跟你做,我不怕别人知道,我爱你,十年前我就爱你,以后我还会继续爱你。」

  他爱我,他竟然说他爱我,我以为他只是为了玩玩我而已,没想到,竟然有个男人说爱我!我毕竟是女人,一个动情的女人。

  我让富贵平躺下,用手轻轻揉了揉他的鸡巴,很快他的下面已经坚挺如柱,大概有12厘米,跟我前夫的差不多大,不过富贵的好像更粗一点,十年没有被男人插过,我不知道自己下面是否能一下适应。

  我骑到富贵身上,慢慢的把肉洞靠近他坚挺的肉棒,我的穴水还有很多,根本就不需要润滑,我轻轻一座,已经把他的龟头埋进我的嫩穴里,感觉好涨,它在我的肉洞中不停的跳动着,可我就是不敢继续坐下去,怕顶的太深,身体悬在半空,舍不得拔出来,又不敢坐下去,好难过。

  「富贵,帮我,快帮我。」

  富贵听我说完,当下明白了我尴尬的处境,把腰往上一挺,他的鸡巴瞬间全部没入了我的嫩穴里,我疼的浑身一抖,穴心里如同火烧一般,我赶紧抬起屁股,想把他的鸡巴从里面拔出来,可富贵早有准备,一下搂住了我的硕大的屁股,没命的往上顶我,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会夺走我的半条命。

  「富贵,饶饶周姐吧,轻点,轻点,我下面要被你顶的裂开了,我的心都被你顶碎了。」

  本以为我的告饶可以起到作用,没想到换来的是,富贵更猛烈的抽插,并且,他一侧身,把我压到身子低下,我已经退无可退,只得任由他狠心的摧残我洁白柔弱的身子。

  「说,你以后还让不让我日。」

  「啊,啊,轻点,让,让你日。」

  「说,你的穴儿以后只给谁日。」

  「死了,死了,只给我的好富贵日,好痛,富贵你可要珍惜姐姐。」

  「嗯,以后我不日自己媳妇了,只日你一个,日你后半辈子。我的好红姐,我的浪红姐,我日死你,我日死你。」

  富贵不要命般的抽插我,在如此暴虐的动作中,我们终于一起高潮了。
  在与富贵的一问一答中,我已经把我的后半生许诺了出去,既然已经出轨了,我就为自己活一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