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乡下同桌之二张姨与杨雄(4

我的乡下同桌之二张姨与杨雄(4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bulun 字数:7066

(四)

张姨知道杨雄与妈妈的事后,再次看到杨雄,目光明显不一样了。以前是那 种单纯欣赏的目光,杨雄在她眼里只是个半大男孩,现在目光複杂多了,杨雄在 她眼中不再是天真无邪的小男孩了。

张姨不敢想像眼前这个子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半大男孩,会拥有不输於成年人 的傢夥,更不敢想像不到十五岁的他能俘获一个成熟女人的心,有时忍不住偷偷 将目光投向他两腿间,似乎要证实那里是不是如妈妈所说的那么雄壮、坚挺。

特别是想起妈妈说那次宾馆约会,杨雄弄得妈妈几乎虚脱、下不了床,张姨 心中更加好奇,一个尚未成年的半大男孩有这个本事吗?每想及此,她两腿间便 禁不住有些湿润,每次遇到杨雄的目光,心底便会出现莫名的慌乱,脸上泛红.

好在杨雄不清楚张姨已经知道他与妈妈的秘密,见到张姨仍像以往一样,礼 貌地问好后便去帮刘宇轩辅导,张姨神色的变化,他没有注意到。

其实,此刻杨雄也不敢与张姨单独久处。

自开始帮刘宇轩辅导后,杨雄就没有时间和机会与妈妈约会了,令初尝男女 情爱滋味的他,心里、身体都十分难受。那天张姨要他帮助刘宇轩,犹豫着没有 答应,而是反复用目光徵求妈妈意见,就是怕因此影响与妈妈的约会。

杨雄知道,他与妈妈的这种关系很难被世俗接受,不能让外人知道,没有合 适的机会不能任性胡来。所以,十多天没有与妈妈约会,也只有强忍着,他不敢 主动找妈妈,也知道如有机会妈妈肯定会找他。

强忍着与妈妈约会的渴望,并不代表杨雄心中就因此平静,相反食髓知味的 他更容易兴奋、冲动。以往他见到比妈妈更漂亮、诱人的张姨,只是觉得赏心悦 目,并没有其他想法,现在会心旌悸动、有种想拥入怀中狠狠蹂躏的冲动。他怕 与张姨单独久处会出现失态,见面聊几句后,就以帮刘宇轩辅导为名匆匆离开. 吃饭时,他也少了很多话语,更不敢将目光投向张姨,似乎怕张姨看出心中的秘 密。

张姨因为见到杨雄心中会莫名慌乱,也没有注意到他神色与以往的不同。

两人各有心事,刻意回避,但是天意似乎不让他们如愿。

这天晚上,杨雄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门口与从里面洗澡出来的张姨撞个满怀。 张姨的卧室有卫生间,外边的卫生间平常只有他与刘宇轩使用,根本没想到外边 卫生间会有人。

当杨雄发现从卫生间出来的张姨时,已刹不住脚步,两人撞在一起,见张姨 被撞得往后退,先怕张姨倒下,急忙伸手抱住,无巧不巧两人的嘴碰在一起,让 惊得张口欲叫的张姨无法发出声来。

张姨洗完澡,只穿着丝质睡袍,里面没带胸罩。杨雄直接感受到了她胸前的 温热和弹性,感觉十分美妙,令本已鼓胀的下体进一步贲胀。

杨雄怕张姨摔倒,抱得很紧,下体紧贴,膨胀下体直压在张姨小腹上。从惊 吓中回过神来的张姨很快感觉到了他的坚挺和巨大,登时粉脸泛红,羞色上涌, 移开被对方封住的嘴唇,说:「快松开. 」

杨雄赶紧松开张姨,说:「对不起,张姨,我太鲁莽了,吓着了你吧。」

张姨嗔了他一眼,说:「你怎么这么毛躁,没见厕所亮着灯?」

杨雄讪讪地笑着解释说:「我以为是忘记关了。」

「你是要上厕所?快去吧。」也许是怕儿子发现,张姨没有再纠缠,说完挪 开身子让杨雄进去。

张姨回到卧室,心仍在砰砰直跳。刚才的短暂接触,虽是隔着裤子,但她感 受到了杨雄的粗壮和坚硬。似乎比丈夫的要粗大,长度更不用说,而且还有些发 烫. 原来妈妈说的她还有些怀疑,现在她相信了。

回想起妈妈说到杨雄让她欲仙欲死时的癡迷神态,张姨心中一荡,两腿间湿 润起来,对妈妈既暗慕同时又有些嫉妒。此刻,她有些后悔,不应该这么快就叫 杨雄松开,应该好好感受一下他的雄壮与坚挺。

这个周末又是杨雄回家看望父母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上次杨雄回家看望父母,是刘叔安 排财政局的车子和司机接送的。刘叔是财政局的办公室主任,局里的车子归他调 配,叫司机接送个人自然不是难事。谁知,这个周末财政局有活动,车子调不出 来,张姨只好到自己单位要车。检察院车子是有,但是司机都有事,最后张姨只 有自己驾车去。

张姨亲自驾车,让杨雄既紧张又兴奋. 紧张的是怕张姨提起那天晚上相撞之 事。那晚他回房间后心底一直忐忑,怕张姨说自己,更怕她告诉妈妈,如果只是 抱住还好说,关键是亲了嘴,而且自己的粗大让她感觉到了,不知张姨会怎么想。 第二天早晨直到离开刘家,张姨没说什么,他认为可能是刘宇轩在。昨晚,他在 我家见妈妈神色没有异常,知道张姨没有将此事告诉妈妈,认为可能是张姨担心 妈妈知道后说自己,以后自己帮刘宇轩辅导会不用心。今天两人单独在一起,难 保张姨不会说. 兴奋的是,可以与漂亮性感的张姨单独相处。虽然暂时还没有过 多的其他想法,但是与赏心悦目的美女在一起,总是件快乐的事。

上路后,张姨并没有提那晚的事情,相反旁敲侧击地问起了他与妈妈的关系。 杨雄顿时又紧张起来,一边观察张姨的表情,一边小心翼翼的应对着,只说妈妈 人好,有气质,人善良,有爱心,待他好等等,其他尽量不多说.

张姨见杨雄口风很紧,心底不由暗暗佩服,同时也为妈妈庆倖。

杨雄见张姨不再询问自己与妈妈的关系,心渐渐放下来。通往县城的路上车 比较多,张姨车技一般,不敢多分心,所以一路话并不多,后来问的多半是杨雄 家乡的情况. 杨雄怕影响她开车,自然不会主动与她说话。

张姨虽然拿到驾照几年了,但是很少开车,单位的车一般是司机开,今天自 己开,车况不熟悉,道路也不怎么熟悉,一路开得也比较慢,差不多两个小时, 才到县城。

从县城到杨雄家的道路比市里到县城的差多了,刚开始还是水泥路,只是路 面不宽,弯道多,虽然张姨车技比较生疏、路况不熟悉,但是有杨雄在一旁不时 提醒,也还顺畅,没有出现险情。出了小镇往杨雄家,是那种坎坷不平的砂石路, 道路依山伴水而修,起伏弯曲,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辆货车通过,稍不注意就可 能翻车,张姨只有全神贯注来驾驶,速度比自行车快不了多少。

到目的地时,已是中午。从小镇到杨雄家,只有二十多公里,却让张姨紧张 得出了一身汗,累得不行,休息一会,才从车上下来。她本想在附近找个地方洗 个澡,吃点饭,好好休息一下,但是附近没有旅店,也没有饭馆,只好跟着杨雄 去他家。

杨雄家在一个小山坡下,是那种年代久远的老式房子,面积不小,但是比较 破旧.

杨雄一进门就给正准备做饭的父亲和坐在轮椅上的母亲介绍张姨。杨雄的父 亲才四十出头,但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见到杨雄,他脸上露出了慈祥 的笑容,说声你又给别人添麻烦了,便立刻向张姨道谢.

杨雄给张姨让座后,便去给张姨烧洗澡水。

张姨坐在杨雄母亲旁边陪她说话。一说到杨雄,他母亲脸上便充满愧疚,眼 里噙着泪水,说这孩子跟着她受苦了,九岁就开始学做家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农活,听说洗脚 按摩可以让她腿上的肌肉不萎缩,甚至可以恢复知觉,每天晚上都给她洗脚、按 摩,是她拖累了他们父子。说到杨雄学习好、很懂事时,他母亲脸上又洋溢着自 豪和幸福,说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是有个懂事、争气的好儿子,从小起就基本没 让她操(淫色淫色4567q.c0M)过心。

通过交谈张姨才知道,这位外表清秀、意志比较坚强的母亲原来是下放知青, 因为与杨雄他爸相爱,放弃了回城的机会。杨雄他爸当年也非常优秀,是村里唯 一的高中毕业生,并被村里报送上大学,后来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没通过上面审 批,才没有去成。也因为如此,她爱上了他爸,不惜与家里闹翻。

当杨雄烧好洗澡水,叫张姨去洗澡时,张姨也被杨雄母亲的情绪感染,看向 杨雄的目光充满了怜爱。

吃过饭,杨雄的父亲便出去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了,张姨在椅子上休息,杨雄便倒水给他母 亲洗脚. 张姨这才明白为什么每隔一两周杨雄便要回来,原来是给母亲洗脚、按 摩。

(五)

下午四点多,张姨和杨雄才往回返。车辆性能和路况都比较熟悉了,回程速 度比来时快了很多。遗憾的是,离开杨雄家还不到十公里,天上下起雨来,张姨 没有雨天开车经验,只有将车速放下来,慢慢前行。好不容易开到小镇,天已黑 下来。见此情形,张姨决定在小镇吃饭,等雨停了再走。

两人找了家饭馆吃过饭,雨却没停,相反越来越大,外边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等到快九点,雨仍没有停的迹象,张姨急了,打电话问气象台,气象台说这场雨 可能要到明天早晨才能停。本来张姨就不习惯雨天开车,雨夜更不敢,没办法, 只有在小镇住下,待明天雨停了再走。

小镇不大,只有一家像样的旅馆,可能是这场雨来得急,让不少人无法回家, 平时生意不怎么样的旅馆今天生意出奇的好,待他们到达时,只有一间套房了。 其他旅馆的条件太差,而且已经满客,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住下。

进入房间一看,张姨傻眼了。所谓套房原来是带卫生间的房间,只不过有一 大一小两张床。如果没听说妈妈与杨雄的事,张姨肯定不会犹疑,因为杨雄在她 心里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刚才登记时,旅馆的人也以为他们 是母子,更何况房间有两张床。现在杨雄在她心里已不再是半大孩子,而是一个 可以让成熟女人神魂颠倒的男人。

杨雄似乎看出了张姨的犹疑,说,「张姨,你住这里吧,我出去找找,看其 他地方是不是还有房间?」

杨雄这么一说,张姨反而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多心了,说:「其他便宜的地 方肯定没有了,就住这里吧,反正有两张床。」

其他地方没有房间了,这一点杨雄比张姨更清楚。农村小镇的旅馆,住的多 半是周边农村的人,对他们来说,只要能睡觉就行,价格越便宜越好。这也是为 什么这间最好的房间还没有人入住的原因。

房间里,电视、空调、热水器、洗漱用品等倒是很齐全。张姨检查一遍后, 便对杨雄说:「今天有点累,我先去洗了,你先看会电视。」

张姨走进卫生间,关上门后,发现门无法从里面反锁. 她又犹豫了,去叫旅 馆来修?那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她实在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如果不 修?她想起今天杨雄一路的表现,觉得不修也没关系,杨雄应该不会冒失闯进来。 尽管如此,洗澡时,她仍用心留意门外的动静.

但是,直到洗完澡,门外除了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其他动静, 张姨心里反而有些失落。想起杨雄对妈妈那么狂热癡迷,联想到今天这一路,杨 雄对自己娇美的容貌和性感的身材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始终恭敬有礼,没有丝毫 亵渎不敬的言行,心说:难道我没有静姐有魅力?我妈妈叫静怡,张姨一直叫我 妈妈静姐。

张姨带着疑惑走出卫生间,见杨雄坐在小床上看电视,显然大床是为她留着。 听到开门声,杨雄转过头来,说声你洗完了,便移开目光,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自信魅力盖过我妈的张姨,没有见到她想见到的场景,心中不禁有些恼恨。

从卫生间出来时,她特意没穿外衣,只穿了贴身的内衣,让自己引以为傲的 魔鬼身材显露无疑。谁知杨雄视而不见,只看了一眼便扭过头去。难道他只喜欢 静姐那种身材苗条、体态轻盈的女人?

其实张姨哪里知道,杨雄不是对她不动心,而是不敢。自从上次两人相撞之 后,杨雄心中便有了她的一席之地,在她面前不敢有任何出格的言行,主要是怕 妈妈知道,现在妈妈在他心中的分量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并且杨雄心智比我们 成熟,心中有什么想法,外人很难看出来。

尝过男欢女爱美妙滋味的杨雄,有十多天没与妈妈欢好了,食髓知味,心中 早就欲焰腾腾,张姨那娇艳妩媚的笑脸、凹凸有致的身材,对他来说,无疑是巨 大的诱惑。他不敢看张姨,是怕自己无法抵抗这种诱惑,出现失态的行为,甚至 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这也是他一路上目光尽量不投向看张姨的原因。

杨雄洗完澡出来,张姨已打开空调,坐在大床上用被子盖着下半身看电视, 上身仍是刚才的贴身内衣,长内裤已经脱下放在一旁的凳子上。

张姨见杨雄身上穿得整整齐齐,与进去时的模样差不多,只是头发湿了,不 免有些奇怪,说:「你怎么还穿这么多衣服?是不是怕冷?我开了空调,现在很 暖和了。」

「我……我……」杨雄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怎么?还有什么不能给张姨说的?」

杨雄尴尬地笑了笑:「不穿衣服,我、我怕对阿姨不恭敬。」

张姨闻言笑了,笑得很灿烂,说:「你这孩子,脱了外衣,有什么不恭敬的? 又不是叫你脱光。即使脱光也没什么,你比宇轩还小几个月,我儿子一样,做妈 的就是看了孩子的身子也没什么. 」

张姨这么一说,杨雄更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过於多心了,尴尬地笑着说: 「张姨不见怪,那我就脱了。」

杨雄脱掉外衣外裤后,爬上小床,用被子盖住下半身。尽管他行动迅速,但 是在旁边关注的张姨还是看到了他两腿间的鼓胀,自然也明白了他不脱外衣的原 因,不由会心地笑了,心说看来我也不是没有魅力。

「对了,小雄,下午有件事忘记与你说了。」也许是因为杨雄的紧张和窘迫, 张姨转移话题,说:「下午我跟你母亲说了,到你初中毕业这段时间的学费、生 活费,阿姨负责,以后缺什么、需要什么,就和阿姨说. 」

杨雄略带激动地说:「阿姨,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张姨一句反问,让杨雄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笑了笑,接着 说:「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和压力,这是你牺牲休息时间帮小轩辅导的辛苦费. 如 果给小轩请个家庭老师,一个小时怎么也得几十元,一个星期就算四小时,少说 也得二三百,一个月怎么也得一二千元,而且还不一定有效果。阿姨负责你的学 费和生活费,严格地说,阿姨还赚了。」

张姨这么说,杨雄不好再说什么,只有连连道谢.

张姨待杨雄紧张的神色放松下来,说:「小雄,到这边来,陪张姨说说话。」 同时将靠近杨雄这侧的被子掀开.

(六)

被子掀开后,张姨白皙性感的大腿少部分露了出来。杨雄心中一荡,犹疑着 不敢起身下床。

张姨戏谑说:「怎么不过来,是怕张姨吃了你,还是张姨身上有怪味?」

杨雄讪讪笑了笑,只有起身下来,潜意识地用手遮挡住高耸的下体,来到大 床上,局促地在张姨旁边坐下。

杨雄的神态让张姨心中暗笑,将身子往杨雄身边移了移,看着紧张局促的杨 雄,说:「小雄,上午你说你静姨人好、有气质,对你很好,告诉阿姨,对你怎 么个好法?」

杨雄没想到张姨会问这个问题,忐忑地看了对方一眼,慌忙将目光移开,一 时不知怎么回答。

张姨依旧笑吟吟地看着他,说:「怎么,不愿意告诉阿姨?」那样子似乎不 得到答案,不会放过.

杨雄上床后特意与张姨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张姨偏偏将身子挪过来,这样 两人就几乎贴在一起了。张姨身上那女性特有的气味直往他鼻子中钻,特别是胸 前那对高耸的乳房,因为没有乳罩的约束,显得格外突兀,似欲破衣而出,直令 他心跳如鼓擂,下体更是贲胀欲裂,难受之极. 他既要尽力克制对方身体的诱惑, 又要思忖着如果回答对方的问题,额头很快浸出汗来,脸色也开始变红.

张姨等片刻,见杨雄迟疑着不说,又说:「是你静姨漂亮,还是张姨漂亮?」 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并轻轻拍了拍他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然后按在上面,既像是 安抚,又像在挑逗。

看着眼前白里透红、吹弹欲破的粉脸,杨雄内心不得不承认,张姨确实要比 妈妈更漂亮,但是妈妈让他由男孩变成男人,品尝到了男欢女爱的销魂滋味,他 又不能说妈妈没有张姨漂亮,犹豫片刻后说:「你和文姨都很漂亮,是我见过的 最漂亮的女人。」

「难道没有区别?」张姨笑吟吟地看着杨雄。

「文姨清秀优雅,张姨美丽大方,你们是春兰和秋菊,各擅胜场,难分轩轾, 都很漂亮。」

张姨瞋了杨雄一眼,说:「还春兰秋菊,难分轩轾!分明是糊弄张姨。」

「我没有。」

「那你是喜欢春兰多些,还是喜欢秋菊多些?」

「我都喜欢. 」

「不准耍滑头. 告诉阿姨,你是喜欢你文姨多些,还是喜欢阿姨多些?」

张姨直指问题核心,杨雄一时又不知如何回答。他内心自然喜欢我妈妈多些, 但是又不敢当面直说,那样张姨肯定不高兴,见张姨盯着他,最后期期艾艾地说: 「我……我真的都喜欢. 」

张姨笑着在杨雄额头戳了一下,说「小傢伙,不诚实。肯定是喜欢你文姨多 些。」

被张姨击中要害,杨雄不知怎么回答了,如果否认,万一话传到妈妈耳中, 妈妈肯定会不高兴.

「被阿姨说中了吧?」张姨得意地笑了笑,接着说:「告诉阿姨,你为什么 更喜欢文姨些?喜欢她什么?」

「我也很喜欢阿姨你,只是我认识文姨时间长些。」杨雄边说边忐忑地看着 笑靥如花的张姨。

「你真的也喜欢张姨?」

「是的。」

「不相信。」张姨笑着摇了摇头.

「张姨,我真没骗你。」

「那你想不想亲张姨?」

杨雄疑惑地看着张姨,不知道这话的真实含意,不敢乱作答。张姨依旧笑意 盈盈,眼睛里也似乎充满着笑意。

「小傢伙,你还是不诚实。」张姨娇嗔地说.

「我……」在说话过程中,张姨身子已贴住杨雄的臂膀,身上散发出来的女 人香更加浓烈。杨雄早已心猿意马,下体更是膨胀欲裂,此刻根本无法集中精力 来分析、琢磨张姨的用意,不知怎么回答好。

「你在你文姨面前那么大胆、放肆,主动亲她,在我面前就这么拘谨、忸怩, 分明是不喜欢张姨。」张姨口里这么说,脸上依旧挂着浅笑,看不出不高兴的样 子。

杨雄心中有鬼格外敏感,闻言心内巨震,惊疑地看着张姨:她怎么会知道我 与文姨的事?

张姨诡秘地笑了笑,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文姨的事?」

杨雄闻言更加惊骇。张姨看着他那近乎癡呆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在他脸上亲 了一下,说:「小傢伙,你现在是不是承认心里只有文姨、只喜欢文姨?」

「我……我也喜欢张姨。」

张姨娇嗔说:「那你怎么不亲张姨?」

杨雄尚未从惊骇中回过神来,闻言又是一惊,疑惑地看着张姨,似乎想看出 她这话的本意。

张姨脸上依旧带笑,只是笑容有点诡异,目光如挂着一层雾,迷蒙而又充满 诱惑,模样显得格外妩媚,杨雄动情叫了声:「张姨——」

看着杨雄迟疑不决的样子,张姨嫣然一笑,眯上眼睛,主动将脸凑过去。

本篇未完、待续